如何用安全方法拍摄危险场景丨对话《烈火英雄

2019-08-24 03:18 閺夈儲绨敍?闂囧洣鍗?/span>

  《烈火英雄》全程使用真火,并用大量特效还原了大型抗火救灾现场,输油管线爆炸、流淌火蔓延、滔天火浪等场景,给观众带来极具冲击力的视觉体验。

  10天破10亿元,《烈火英雄》在暑期档燃起的这把火还在继续蔓延。《烈火英雄》根据鲍尔吉·原野长篇报告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改编,由刘伟强、李锦文担任监制,陈国辉执导,黄晓明、杜江、谭卓等主演。作为一部大规模聚焦消防员的灾难电影,该片上映后受到主流媒体和观众的力挺。面对《烈火英雄》如今收获的票房和口碑,导演陈国辉表示,真实世界远比电影残酷,整部影片已经尽量在克制,“我们想通过电影把消防员不为人知的一面展现出来。我拍这部电影的初衷就是希望大众可以记住他们的伟大和奉献,并想用这部电影向他们致敬。”

  《全城热恋》《全球热恋》《新娘大作战》《怦然心动》⋯⋯回顾陈国辉的履历,大多是偏情感向的作品。会拍摄《烈火英雄》这样的主旋律商业片,源于他偶然听到一位消防队长讲起了自己参与的某场特大火灾,“之前很少有电影以消防员为主角,我听到这个故事很激动,觉得是时候有一部电影以他们为主角了。”

  《烈火英雄》改编自记录大连“7·16”事故的文学报告《最深的水是泪水》。谈及如何平衡原著和改编的关系,陈国辉表示,与其说要最大程度地尊重原著,不如说是最大程度地还原事实。片中90%的情节都取材自真实事件,很多台词和细节都出自消防员之口,比如杜江那句“消防战斗早晚会有牺牲”的台词就有真实出处,杨紫和欧豪在片中的爱情故事也有现实原型。“情节尽量接近现实,人物尽量贴合真实,这就是《烈火英雄》的最大特点。”陈国辉说。

  光有原著作为支撑远远不够。将消防员的故事搬上大银幕,整个创作团队做的最重要的准备,就是倾注大量时间去了解真正的消防员,“我们跟他们聊天,了解他们的工作,了解他们的生活。”了解的过程中,陈国辉尽量不把自己放在“采访者”位置,“采访意味着‘旁观’,我希望我能够成为分享他们心情、倾听他们感受的朋友。”此外,陈国辉还要求片中所有饰演消防员的演员参加为期一个月的消防特训,让演员们与真实的消防员们一起进行专业训练,“这个过程一是让演员们设身处地感受消防工作的不易,二是因为电影里全部都是实拍,很多消防设备你不参加训练根本拿不起来。我们的演员都很积极地去训练,我很感谢他们。”

  《烈火英雄》全程使用真火,并用大量特效还原了大型抗火救灾现场,输油管线爆炸、流淌火蔓延、滔天火浪等场景,给观众带来极具冲击力的视觉体验。为了拍出真实震撼的火场,陈国辉带领创作团队花费很长时间研究火的动态,研究如何“用最安全的方法拍摄最危险的镜头”,“不同温度的火颜色是不一样的,在拍摄过程中要保证演员身边的火始终可控,在海上放火还要不污染环境。比较难的是流淌火,它流动起来的方向很难控制。还有我们的烟都是白烟,黑烟是后期加的,因为黑烟吸进去对人体危害很大。”

  作为导演,陈国辉虽然追求真实感,但更重视演员和工作人员的安全健康。“首先,我们给演员和现场工作人员都配备了救火消防员穿的专业消防服,差不多五千块一套,我们买了五百套。只要拍有火的戏,无论是谁进入火场拍摄,都必须穿上这套专业装备,不然不能入场;其次,我们在拍摄前后都会用大喇叭在全场多次广播,因为夜戏比较多,怕有人不注意在哪里席地而卧了,万一放起火来他不知道。”

  监制刘伟强在爆破戏方面的丰富经验也给陈国辉提供了很大帮助,每天现场还有专业人士保驾护航,“有刘伟强和他用惯的爆破团队,也有退役的消防员,还有真正搭建油罐的工程师一直在帮助我们,很感谢他们。”

  陈国辉表示,《烈火英雄》不只展现了火场救援这一条线,还有一条线是火场外全城百姓在灾难面前的众生百态。像谭卓饰演的消防员妻子带着儿子一路上遇到很多普通人,他们在灾难面前展现出来的人性也是影片一大看点,“观众们不仅可以看到消防员们的辛苦和付出,还会直面普通人在灾难下的抉择和态度。所以,《烈火英雄》更注重的其实是展现灾难面前的人性。”

  《综艺报》:《烈火英雄》受到很多观众力挺,但也有部分观众认为影片有些刻意煽情,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评价?

  陈国辉:真实世界远比我们电影残酷得多,像江立伟为了关阀门要转8000转,普通观众会觉得这个数字太夸张了,可是当时这些消防员的确是转了这么多转才把阀门关了。其实整部影片已经在克制了,现实是消防员的火场工作残酷得可能已经超出我们的接受范围,所以我就更想通过电影把他们不为人知的一面展现出来。

  《综艺报》:你认为该如何平衡主旋律精神内核、电影艺术创作和大众审美需求?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陈国辉:已经有很多成功例子让观众看到主旋律题材的可能性和巨大潜力了,比如《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比起宏大场景和特效,大众更愿意看到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和充沛的人物情感。作为创作者,我们也一直坚持在题材上创新,希望能够摸索出一条正确的道路来创作主旋律电影。

返回顶部"